盘锦

楼市降杠杆 有利于提高人民币购买力

2016年12月07日来源:中国证券报国内动态责任编辑:liangchunmei

近期,热点城市第二轮楼市调控开启,继续“降杠杆”是主题,如上海首套房首付比例提高至历史最高水平35%,重启“认房又认贷”,限制多套房的杠杆,深圳、杭州收紧公积金贷款。自10月以来,绝大多数城市在楼市“降杠杆”上已梅开二度甚至三度,未来还会有城市跟进。事实上,本轮针对热点城市的调控,效果非常显著。10-11月,26个城市新房周均成交量较调控前下降48.8%,一线和二线城市分别下降36.6%和56.6%。

笔者认为,保持货币政策独立性,即货币政策整体稳健,并发挥宏观审慎在金融稳定中的作用,这是理解楼市持续“降杠杆”的基本支点。近期,央行多次明确表态,在结构调整期和结构性矛盾突出的环境下,货币政策应保持稳健,支持实体有效需求。但是,外部环境已变化,并冲击货币政策的独立性。美联储加息或提前,美元指数创新高,人民币面临贬值压力。投资资金和市场预期让均衡汇率模型失效,加上“走出去”战略及海外资产配置需求增长,贬值预期与资本流出循环形成。

即便完全浮动汇率机制下,大规模资本流出也会削弱国内货币政策有效性。特别是,在我国后工业化时代,新旧动力转换,投资收益率下降,资产泡沫风险预期上升,资本必然会从传统产业溢出,大规模输出海外和配置境外资产,寻求海外红利,这就对货币条件被动收紧形成倒逼。但是,货币收紧与稳健货币政策基调相悖,而国内资产价格也会因资本外流和货币收紧而剧烈下跌,甚至局部引爆金融风险。因此,亟需打破本币贬值预期与资本流出的循环。

欧元之父罗伯特·蒙代尔有一个经典论断——三元悖论,即开放经济中,货币政策独立性、资本自由流动与汇率稳定这三个目标不可能同时达到,最多只能同时满足其中两个。毫无疑问,三个目标中货币政策独立要放在首位。另外,我国已成为全世界第二大资本输出国,资本过剩和对外开放新格局下,资本频繁流动无法逆转。因此,按照三元悖论,必须要增强汇率的灵活性,2015年以来的汇改和有序主动贬值,事实上就是渐进释放贬值压力而有意为之。

确实,从经济基本面和国际收支平衡的角度来看,我国比多数发达国家要好,人民币汇率不存在大幅高估。问题是,中短期内决定汇率的是资本流动,而资本流动又由汇率预期决定。在当前内外经济金融环境下,合意汇率水平或汇率模型决定汇率走向的经济理论已经失效。资本流动新形势,对政府主动释放汇率贬值压力的过度猜测,对国内经济困难,资产泡沫过高估计等等,使得夹杂在资本输出和海外资产配置中的投资资金,成为左右汇率预期和资金情绪的关键。

因此,外汇市场有失灵的迹象,短期需要加强资本管制。同时,汇率是本国经济的外部映射,推进纠偏经济结构扭曲和主动挤掉资产泡沫的内部结构性改革,修复本币购买力和“信用锚”,是打掉汇率贬值预期的关键。首先,楼市过度繁荣导致资源向楼市集中,实体经济则“被虹吸”,虚高的资产价格和租金加大了实体运营成本,对本已下行的实体经济来说无法承受,从而造成经济结构扭曲和本币有效产出下降,这是今年以来人民币购买力下降的一个原因。

其次,本世纪以来,楼市具有很强的“金融加速器”效应,即楼市量价齐涨与资金扩张相互推进。资金支撑楼市量价齐涨,楼市量价齐涨倒逼资金投放增加,货币乘数扩张,这是2010年以来,M2以17%-18%的高速度扩张,近乎GDP增速两倍的重要原因。2016年以来,每月新增1万亿左右的信贷中约一半是房贷,影子银行对楼市的接济史无前例,热点城市房价暴涨是货币投放的催化剂。近年来,国内实际通胀比主要经济体高,人民币购买力走弱,与楼市“金融加速器”效应有关。

买房,我们要挑地段、看配套,还要留意户型怎么样,因为这会直接关系到日常生活的居住体验。...[查看详情]

万科圣丰翡翠之光盛大开盘 3.5小时销售额超
沈阳碧桂园公园里即将在11月30日正式交楼
  • 意向区域
  • 价格